• 诶,我回来了。

    整理博链和友情链接的时候,发现好多人不写了或者一句话不留就不见了。不过,我回来了,好久不见。好像已经过了很长很长时间,像之前的New、Renew之类的,善于寻找生活切入口的我又给自己一个新开始了。因为好多人还在,也因为好多事又有新的期待。

    《绿色飞碟》是在6月初写的,应青年传媒毕业特刊的约稿。我想了又想,把它作为了新开始的第一篇,同时这也是过去最好的注脚。

    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绿色飞碟

    这事儿发生的也不晚,大约就在上个学期游泳池后面研究生宿舍开始建造的时候。同系的几个姑娘一起吃饭,在走出北区商业街的时候,我抬头看见了一只绿色的飞碟,而它木木呆呆悬停了一会儿后,迅速向东边飞走了。平时磨叽得要死的我终于突然产生一种“我活了那么多年就是为了这一刻”的感觉。于是我大喊一声“飞碟”,姑娘们也发现了游离的飞碟,大家开始朝着东边狂奔,不顾这一路上那些下楼吃饭人们惊诧的目光,愣是一口气追到了19号楼后边。绿色飞碟又停着不动了,它居然只是高大起重机上的一只电灯。我们在成都雾蒙蒙的夜里沮丧懊恼却又拊掌大笑。

    其实也不是什么惊心动魄的事情,可那只电灯却常在我脑子里晃动到现在。临近要走,他们都问我这大学四年的心情是如何,我说不出一二三,那些抒情太软弱道理太泛滥。可后来我想到了,原来这个萦绕许久的故事与这四年的情绪不谋而合。

    这四年我有过很多绿色的飞碟,看起来惊奇美好,可能是一个一直以来想去的地方、一件目标远大一心想做的事情,一个撞破头也要去喜欢的人,还有数不清的其他。许许多多的期待,许许多多的飞碟。可最后它都不是你最初想象的样子,或许在追赶的途中心情已经被打折打折再打折。想去的地方只不过是从远方寄出明信片里的假象诱惑,想做的事情根本就只是在它周围束手无策地打圈圈,捧着自己掏出来的鲜红心脏跟着别人后面说“你看你看,这是我对你的心”,喜欢的人甚至不看一眼还说他只喜欢另一颗的心脏。千辛万苦得到的,只有那个寡淡的电灯,和绵延不断的沮丧。太沮丧了,怎么能这样,为什么变成这样。追赶的过程那么不易,飞碟和电灯差距也太大了。

    可是。最终飞碟和电灯间天壤之别的心酸,与迈出那幼稚但坚定的步伐,一起酿成了这些年的残忍与美丽。所以我弃绝,也留恋。我向前走,也频回头。

    说不尽的徒劳无功,与说不尽的奋不顾身。还有那个绿色飞碟。

  • Goodbye - [公告栏]

    Tags:

    即日起不再更新,永久停用此博客。
    谢谢,再见。

    Goodbye.

  • 操蛋又复杂的2011年总结:“不哭长夜者,不足语人生。”
    和过去的自己站在一起,哪怕苦逼且不堪。

    崭新又危险的2012年期盼:“温良恭谨。正直善良。无愧于心。怀有理想。”
    和未来的自己站在一起,哪怕未知且辛苦。

    只要认真,遍地希望。
    Happy New Year,Love New Year.

  • 我和我的爱之间
    必将隔着三百个黑夜
    如同三百道高墙
    而大海必将是我们之间的魔法一场

  • 繁琐的事情很多。

    比如永远记不清招牌奶茶是偏奶味还是偏茶味。

    比如永远不能抉择酸奶是要芦荟味的还是黄桃味的。

    就像永远猜不透成都的天气。

    还有别人的水到渠成。

     

    冗长的事情很多。

    比如永远不知道一份友情能维持多久。

    比如永远不知道未来的打算究竟该是什么。

    就像永远绵延密布的大雾。

    还有意味深长的眼光。

     

    期待的事情很多。

    比如永远都向往着远方的山水鱼虫。

    比如永远都幻想圣诞节的热闹光影和雪花。

    就像永远描摹喜欢是什么样子。

    还有祝福的一字一句。

     

    我想做的有很多。

    比如能调整好作息做个早睡早起认真学习的人。

    比如学好英语能阅读密密麻麻的文章口音标准。

    比如在春天来临之前把减肥的口号实践彻底。

    比如在看到更美景色之前学会拍好看的照片。

    比如把扔掉的琴和书法捡起来。

    比如永不再做“坏脾气”和“烂好人”。

    比如铁石心肠的船长。